綠療這門課的系統

和其他的心靈課程

有什麼不同?

與植物溝通是什麼感覺

綠療系統著重不往外跑,著重在我這個靈魂如何與具體肉身的一種存在的共振,而且這種共振還可以與所有一切生命共振。

綠療是門經得起科學驗證的課程,它不是心靈課程,但是許多人卻喜歡將綠療與一般心靈課程比較。所以,試將兩者相提並論。

 

每一個心靈課程,尤其是大型的心靈課程,都有它自己的核心價值與系統,姑且不論一般心靈老師個別的諮商、療癒等,因為這些未必有明確的系統。所謂的系統是指,它要將人帶到哪裡?學員上完了課會如何改變?甚至於學員是否能將此課程當成未來的志業等。

 

許多心靈課程著重在潛能開發、自我覺察、或是關係上,有些心靈課程甚至像是宗教,要將學員帶到另一個地方,也就是天堂,它以許多方式使人達到自我明白與瞭解。

 

綠療的系統與一般的心靈課程有相同與不同的地方,但是無庸置疑的,綠療的核心價值與這些心靈

< 回到 關於綠療                         回到  其他 Q & A >

課程都不一樣,因為它的核心價值相當簡單。綠療單純就只是要整合一個人的靈魂-它是看不見摸不著的、哲學性的、思維性的,與肉身的存在。現在,你的每一個細胞在動,每一個血液在流,在這裡你如何安住你的這種存在,甚至還可以與一花一草一木安住,跟著遠在南美洲的黑豹安住,因為你知道你與他們是一體的。

 

綠療整個系統著重不往外跑,著重在我這個靈魂如何與具體肉身的一種存在的共振,而且這種共振還可以與所有一切生命共振,就像阿凡達電影裡所呈現的一般。所以綠療的系統,全部著重在這裡,在此時此地,它不會飄浮、游離到某一天、某一個星球、或是某一個遙遠的星空等。基本上,綠療完完全全使用非常基礎的事物,使用花、草、生命,用你的生命與所有的生命產生關係。因為你也是生命,所以它重視你如何用生命與生命之間產生互動,你如何以生命用共振的方式去欣賞花、草、樹木。

 

因此,大多數綠療學長/姊共同的心得是,以前看花就只是花,看樹就只是樹,對他們並没有太多的感情與感覺。上完綠療後,他們發現花草樹木變得很不一樣,他們看見植物變得好綠,而且還察覺到植物不同層次的色澤,進而以觸覺來進一步感受這些生命。這些改變,全是因為他們在綠療三天的課程裡,打開了一種對生命之間的交流與互動,而且是一種共振。過去覺得花草樹木與我何干,所以視而不見,以至於與植物完全不共振。即使有相同的眼睛,當你的心能不共振時,就完全看不到。

 

這也是為何這次綠療高階,遠赴亞馬遜,只開放給上過綠療初階的學員參加。因為上過綠療初階後,學員打開了不同的眼界共振,所以遠渡重洋到亞馬遜,才不至於浪費金錢。亞馬遜的機票所費不貲,而飛行的時數更是曠日廢時,若是未打開共振的眼睛去觀看、覺察,那麼亞馬遜景觀看起來就會與國內任何一座公園没有兩樣,那裡的飛禽走獸,也將與家中豢養的家畜相同。即使人已身歷其境,仍無法得到亞馬遜真正的精華與真諦。所以當時有許多未上過綠療初階的企業家,被亞馬遜團婉拒,雖然他們的經費没有問題,但是為了對他們的靈魂負責,不要辜負他們辛苦地漂洋過海,而對亞馬遜的印象就只是-亞馬遜與自家旁的公園没有兩樣的窘境。

 

顯而易見的,綠療課程的系統與其他心靈課程完全不同,正因為它迥異於其他心靈課程,所以綠療發起人-藍米克很有信心地要將這套系統發揚光大到西方,因為綠療與西方系統迥然不同。現今由西方引進的課程,雖然它們都有各自的系統、思維,然而抽絲剝繭後發現,它們其實大同小異,因為它們不外乎是潛意識開發、回到過去的療癒、或知見心理學等。而與眾不同的綠療,目前少有課程與之雷同,所以藍米克躍躍欲試地要將綠療引入西方國家,他相信西方人士必會對英文版的綠療為之風靡,而這個喜悅,也將分享給所有愛好綠療的綠療家族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