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療的緣起

綠療的緣起

如果這種天堂經驗可以發生在我身上,一定也可以發生在別人身上。如果我能找到這種天堂經驗的科學機制,那麼就找到了一把療癒的鑰匙了。    ~ 綠療發起人-藍米克

2010花博造就了藍米克,但事實上,藍米克若没有在2004年於帛琉原民聖地遇見蓋婭,得到療癒,他的生命不會撐到在花博上台領獎的那一刻。

 

綠療的緣起,始於藍米克在生命最低潮時,在一個不可思議的超自然經驗裡,打開了接通蓋婭的經驗,他稱為「天堂經驗」。他在那個經驗裡,瞬間療癒了他成為靛藍人幾十年悲苦的身心,讓他體驗到大自然強大的療癒力,而科學背景出身的他,相信這個不可思議的療癒現象必然是一種未被人類文明闡述的宇宙現象,而非只能發生在自身的某種偶然的神祕現象。在經驗這個療癒過程後,他努力尋找理性與科學的依據,來了解他發生的機制與背景。因為他相信:「如果這種天堂經驗可以發生在我身上,一定也可以發生在別人身上。如果我能找到這種天堂經驗的科學機制,那麼就找到了一把療癒的鑰匙了」。

 

於是至此5年內,他尋遍各界,終於在陳國鎮與崔玖教授的科學研究裡,找到答答案。米克也在恩師崔玖教授的「生物能信息」教學診所內,擔任診所總經理,學習他當年造就此天堂經驗的科學機制;爾後「綠色療癒」就在這個背景下,於2014正式問市公開。這個不可思議的天堂經驗,於藍米克2014的書本《人間天堂法則》看得到。

書裡是這麼描述的:

 

「透過不同的方式,我持續地提醒大家,要以更深邃的眼光看待大自然,亦即我常提及的蓋婭。我擁有這個信念,真正的原因其實是在與蓋婭連結時所經歷到的天堂經驗。泰勒博士提到的完全合一、完全無分別,完全在覺知上經驗的所有事,我是在大自然裡得到的,當然我也如她一樣,重獲新生。

 

我曾經歷兩次天堂經驗。第一次是在台灣,也是在類似靜心的狀態與大海連結時,一念之轉放下了頭腦,並且全心全意地進入海洋與珊瑚的能量振動裡,這時神奇的事發生了,那就是我雖閉上眼卻能看見大海,因而打開我靈視的經驗。在當時,我是透過額頭見及景物的。打開靈視時,我所見著之物體,皆似數位像素般,呈現立體狀態,但是這種呈現的視角比我用雙眼見物時的視角更為寬闊,而且我所見及之景物可以呈現過去、現在與未來。這種不受時間限制的特殊狀態,截然不同於平日用眼睛所見的世界。第二次的天堂經驗,發生在帛琉。

 

某次因工作的關係前往帛琉,我結識一位當地原住民酋長。帛琉原住民如同台灣原住民,也有屬於自己的聖地。在美軍入駐之前,帛琉原住民是沒有醫藥系統的,若是村裡或族人感染疾病,巫醫在使用傳統草藥仍未見起色時,他們便會將此人帶至聖地,由聖地之神靈療癒此人。在我抵達帛琉後,酋長引領我前去拜訪他們族人的聖地。此聖地十分特別,不同於台灣原住民之聖地位於山上,它是位於海裡。帛琉擁有眾多的島嶼,約有數百個大大小小不同的島,這些島嶼,足以將整遍的海分割成無數個由小島所圈出來大小不一的湖泊(marine lake,這些島嶼圍成一圈,將內部的海與外部的海,完全隔開),而這一個個的海洋湖所形成的生態系,在生態學上被稱為閉鎖式生態系。

 

身處那樣的環境,令人感到相當超現實。因為,在海洋環繞的帛琉島國裡,人們認為理當能聽到海浪聲,而事實上,由於海浪被周遭的群島所層層隔絕,以致無法被聽見。因此,那裡的海,除非有風吹拂,否則會如湖一樣的平靜,所以人們常誤將那裡的海視為湖。此外,熱帶島嶼因雨量非常豐沛,所以植物能夠在石灰岩上生長,這使得當地的森林會與海洋生態系合而為一,因此帛琉的島嶼,布滿茂密的樹林。

我所拜訪的聖地,正是其中一個如前面所形容的海洋湖。當我進入海洋湖時,酋長告訴我,此為神聖之地,他不陪同我進入,但是他會注視著我,以確保我的安全。於是,我便一步步地走進海洋湖裡,當時,我彷若走進電影《阿凡達》的場景。你能想像嗎?海水大約有二至三米高,其色澤如同最高等級、純透的翡翠。在這平靜的海洋湖裡,從海面上,即能清楚地看見海裡所有的熱帶魚和珊瑚,我宛如置身在一個巨大的水族箱一般。

 

我持續前行,此時心中忽有突兀之感:我在海洋中,海裡有熱帶魚優游著,而我頭的上方卻有個大樹幹橫跨而過,在此樹幹上竟有在雨林中才有的蘭花附生在上面。依據我的生態學概念認為,海洋即是海洋,雨林即是雨林,兩者並無如此緊密的關連。然而,在海洋湖裡,海洋與雨林卻能合而為一,令人相當錯置。因此,我抬頭欣賞著蘭花,低頭觀賞著水母,感覺像在夢境一般。就在我繼續往海洋湖中央前進時,未料奇妙的事即將發生。

 

當我步入湖的正中央時,海水高度大約至我的頸部。從小就熱愛生物的我,對於那裡的一草一木,每一樣生物,皆充滿讚嘆。我心想:天呀!怎會如此豐富?怎會將世上最美的生物,全集中於此!在那裡,不知名的鳥兒在空中自由翱翔、海水中的熱帶魚和珊瑚五彩繽紛,而樹上的蘭花也隨風搖曳、芬芳迷人,無論是天上的、樹上的或海裏的每個生物都是如此朝氣蓬勃、神采飛揚。這原本是三個毫不相干的生態系,在這一刻竟如此完美合諧地將我融入其中,當我仍沉浸於讚嘆中,還來不及該讚嘆魚、或是讚嘆花時,奇妙的事便發生了……

 

我的感知被攫取出去了,轉瞬間我的感知變成我所讚嘆的每隻魚、每棵樹、和每朵花…,那種感覺相當奇妙。譬如,當我看見身旁有隻寄居蟹正匍匐而行時,只不過是念頭一動,我的覺知即刻成為寄居蟹。我因此知道,寄居蟹爬行時十分吵雜,因為牠的爪子會不斷地碰到殼,同時牠的殼也會不停的與地面摩擦,而牠的聽覺竟又是在爪子上...,所以當牠前行時,就不停地ㄎ一 ㄌ- ㄎㄚ ㄌㄚ的,牠的世界因故就是ㄎ一 ㄌ一 ㄎㄚ ㄌㄚ的喧鬧。在當時我只不過動了一個念,我的覺知即刻就變成了寄居蟹。爾後,我又動了另一個念,便又感受到魚所看到的世界,甚至,我還能夠感知魚的側線是何種感覺。那樣完全與環境合一的感覺,頗似泰勒博士所描述,你不再是你、你可以是你所想要成為的任何事物、經驗和感覺,不再受限於肉體。

 

在那時,一剎那、一秒鐘,所能夠感受到的相當多,時間反倒變得不重要了。那種感覺,使我完全經驗到泰勒博士所形容的合一。不知過了多久(我自己覺得好像已過了有五、六個小時,不過後來據酋長的描述,大概僅將近一個小時),我的神智才慢慢回到身體。當我回來時,我發現我的身體,其實幾乎一直在原地未動。走回來後,我的身體和覺知產生相當大的變化。我突然發現,許多深藏在內心的創傷與悲痛因此消失了。從小到大,因為一路上不被父母理解,也一直被外人視為是個怪孩子…,種種的不被認同、不被理解與不被看見,讓我揹負著無數的傷痛;然而經過這次的經歷後,原以為永遠無法釋懷的悲痛就這樣消逝、放下了。

 

在經歷過這個天堂經驗後,我不停地尋找使我出體的原因與理由。因緣際會下,我認識了崔玖醫師,經由崔醫師的解說,我才理解所謂的生物能。而在崔醫師的花精療程中,使我明瞭,有種更高層次的能量,實際上能夠引動身體。在海洋湖裡,蘊藏著許許多多的生命體,如此完整的生態網絡存在於此已數萬甚至數十萬年之久,因此所能產生的生物能相當大,以至於能將我的感知震出了自己的身體。

於海洋湖所經歷的天堂經驗,對我而言相當重要,那使我明瞭,我所一直相信的蓋婭,也就是,電影《阿凡達》裡的伊娃著實存在。於是,我答應蓋婭:祢既然賜予我如此大的神奇經驗,我要將祢的力量告訴世人。人們誤以為蓋婭只是一個概念,事實上蓋婭真實存在。這個經驗深深影響著我現在的工作,也啟發我對「綠色療癒」的瞭解並激發我建構「療癒場」的使命,這之後開始了我努力在台灣與世界建立人間的療癒場及推行綠色療癒等計劃。」

 

從2004的個人經驗,現在,藍米克立志要把這個祕密公諸於世界,讓更多人得到健康與身心平衡。

 

而綠色療癒正是歷經多年經驗研究與努力,讓藍米克的天堂經驗不再是個人的神祕經驗,而是每個人藉著行為科學與課程的引導,都可以有的強大療癒工具,而這就是方舟全人生命教育中心最大的驕傲-「綠色療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