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斯特和他的《原始感應》

巴克斯特說:「有一次,我曾為了安全起見,給司令官的祕書使

用了催眠術,取得了絕密檔。那個祕書醒來後並沒有察覺。為保

密起見,當天晚上我將檔案加以安全保管。第二天,我將檔案交

給司令官,我說:『一個選擇是通知特警逮捕我,一個選擇是認

真地聽我解釋。』後來他們仔細地聽取了我的解釋。當時正值中

央情報局剛剛成立,聽到這件事後,中央情報局讓我提前退伍,

雇用我從事使用測謊儀進行背景調查方面的工作。」

測謊儀是一種用於情報工作的特殊儀器,它也好像很自然地聯繫到

了巴克斯特的催眠、夜遊這些曾研究過的領域。巴克斯特試想將它

們用於自己感興趣的研究工作。因為當時中央情報局剛剛成立,許

多人都希望在FBI找到一份像樣的工作。

巴克斯特從事的工作是使用測謊儀進行招工檢驗。將通過檢測的人,列入合格名單內。再進行工種調查,以分派合適的工作。在中央情報局,對測謊儀的使用和研究觸發了巴克斯特生命中最重要的發現。

測謊儀是根據人皮膚中的電阻變化而繪出的圖線,來表達人的情緒變化狀態。GSR膚電反應裝置測謊儀是通過電路來反應電阻的變化。受測者的兩根手指上各貼上一片電極,微量電流則會從電極的兩端觸角通過。

巴克斯特對測謊儀充滿興趣,但是對在中央情報局從事的工作卻感到乏味。他的真正理想是通過使用測謊儀和情報工作來幫助他對人的意念方面的研究。不久後,巴克斯特辭掉了政府工作,開始專門從事測謊儀的研究。

1966年2月2日早晨,在他紐約的實驗室裡,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偶然事件發生了。

巴克斯特說:「我在給植物澆水,是一盆牛舌蘭花。這盆花有一株長長的葉杆,葉子也是長長的,當時它可能生長了一年到一年半的時間,是我的祕書從樓下一個花店買來,那家店要關門不作生意了,當時我們還買了一顆橡膠樹。在澆水時我很好奇,我想知道在根部的水份將花多長時間穿過長長的葉桿,最終到達葉子的頂尖。我想:好啊!正好這些測謊設備可以用來測量它的電阻變化,還能測量出它的膚電感應。把它的葉子連上電極看看會怎樣?因為當水份到達葉尖時,夾在電極中間的葉子的導電性能會增強。在澆水後,我想我將看到畫出的曲線會呈現向上的趨勢,因為當水份到達後,電阻會變小。出乎意料,曲線的趨勢卻呈現著不斷向下,我把指標移到了上端,曲線連續向下滑。在這裡的這段曲線的形狀引起了我的注意,如果是膚電反應,我們會解釋這段曲線代表著情緒波動,這段曲線代表著情緒恢復,隨後整體呈現向下的趨勢。這是整個圖的局部,這張是一幅標準的呈現向下的膚電圖。我意識到這段局部的曲線形狀,顯示了和人相同的情緒反應,我當時真是吃了一驚。」

 

在使用測謊儀測試人的時候,一般人在自身安全受到威脅的時候,如被告知:你犯有謀殺罪,是你開槍導致了死亡時,會產生情緒波動,當被測試者的安全受到威脅時,他的恐懼會引起膚電曲線的形狀變化。

巴克斯特和當初作實驗的牛舌蘭

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巴克斯特和當初作實驗的牛舌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