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斯特和他的《原始感應》

巴克斯特說:「當時我不知道怎樣能使那顆植物感到害怕,我不能和植物講話,沒辦法和植物講話。我試著嚇唬它,把它的葉子拽過來,放到熱咖啡裡,它的曲線呈現鋸齒狀,沒有太大的波動,彷彿在顯示我的試驗很無聊。我怎樣能讓它有所反應,嚇唬它嗎。當圖表計時在13分55秒時,也就是我的第一次觀測,我的頭腦裡突然閃出一念:我知道怎麼做,我要用火燒它的葉子。當時電極連著一片葉子。因為我不吸菸,手裡沒有火柴,我走到祕書的辦公桌去拿火柴。當時還沒拿到火柴,沒有別人在實驗室,沒有人在樓裡,我只是動了一念,我要燒掉那片葉子。這一念頭剛一出來,指標立即做出了劇烈的反應,一下子擺到了圖表的頂端。我立刻意識到:天哪!它知道我在想甚麼。這是一次高品質的觀測。一切就從此開始了,我意識到植物也是有意識的。」

植物反應電表

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植物的感知能力遠遠超過人類

 

說到這,巴克斯特詳細地講解與示範:「在那一瞬間,我沒有碰那個植物,我離它大約十五英尺,離儀器大約五英尺的距離,唯一的舉動就是我的大腦裡閃出一念:『我要用火燒它的葉子!』只是想像,因為我不吸菸,沒有火柴,只是一種意向。當這個想法一產生,儀器指標一下子滑到頂端,我相信,它當時知道了我在想甚麼。下一張圖顯示了連續性的激烈波動,就彷彿用火柴真正在燒它的葉子。我很想知道下一步的曲線,以使指標不繼續停留在頂端,所以打算解除威脅,將火柴放回原處。隨後曲線慢慢地緩解下來,逐漸地恢復到實驗前的狀態。我稱這次試驗是一次成功的、高品質的觀察。」

 

可以說,在那一秒前,就是1966年的2月2日,圖表計時13分55秒之前,巴克斯特的生活仍依然如故。但此後他的人生目標有了改變。因為巴克斯特知道了:我的植物是有感情的。

巴克斯特形容當時的心情,「你也許擔心我會差點兒在早晨八點鐘跑到外面的大街上——紐約的時代廣場上大喊:『我的植物是有感情的!』因為即使是在紐約市的時代廣場這也會被世人認為是奇怪的舉動。

 

 

植物對腦中燃燒葉子的意圖構像的反應

植物反應電表

植物對腦中燃燒葉子的意圖構像的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