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斯特和他的《原始感應》

同時,作為一個在科學領域裡涉足很久的人,這將是對我後天教

育的挑戰。」

巴克斯特說:「我之所以把我的書稱其為《原始感應》,是因為

我感到生物的這種本能遠遠早於任何後天形成的能力。有些人認

為我們曾一度有過這種本能,可我們現在通過這種本能的現象反

過來在研究它。有的人在否定它,以至於讓你願意花費一生來研

究它,走這樣一條路。但其實植物是具有一種心理特徵的感應能

力,與人類進行某種雙向性的生物交流。」

在採訪的過程中,那盆著名的牛舌蘭花還在那裡,她已經長得比

天花板還高了。巴克斯特告訴記者:這顆植物曾一度要死掉,那

段時間,他夜間沒在辦公室裡工作。直到巴克斯特搬回實驗室,

在那裡重新和它們朝夕相處,夜以繼日地工作,牛舌蘭才重新開始長出綠芽。

 

巴克斯特和他的同事們在全國各地的其他機構,用其他植物和其他測謊儀做了類似的觀察和研究。他們對二十五種以上不同的植物和果樹進行試驗,其中包括萵苣、洋蔥、橘、香蕉等,得到的是相同的觀察結果。

植物的驚人超感能力
巴克斯特曾經設計過這樣一個試驗:他當著植物的面,把幾隻活海蝦丟入沸騰的開水中,這時,植物馬上陷入到極度的刺激之中。試驗多次,每次都有同樣的反應。為了排除任何可能的人為干擾,保證試驗絕對真實嚴謹,他用一種新設計的儀器,不按事先規定的時間,自動地把海蝦投入沸水中,並用精確到十分之一秒的記錄儀記下結果。巴克斯特在三間房子裡各放一株植物,讓它們與儀器的電極相連,然後鎖上門,不允許任何人進入。

第二天,他去看試驗結果,發現每當海蝦被投入沸水後的六至七秒鐘後,植物的活動曲線便急遽上升。根據這些,巴克斯特指出,海蝦的死亡引起了植物的劇烈曲線反應,這並不是一種偶然現象。幾乎可以肯定,植物之間能夠有交往,而且,植物和其他生物之間也能發生交往。在美國耶魯大學,巴克斯特曾當眾將一隻蜘蛛與植物置於同一屋內,當碰觸蜘蛛使其爬動時,儀器記錄紙上出現了奇蹟——早在蜘蛛開始爬行前,植物便產生了反應。顯然,這表明了植物具有感知蜘蛛行動意圖的超感能力。

為研究植物的記憶能力,巴克斯特將兩棵植物並排置於同一屋內,讓一名學生當著一株植物的面將另一株植物毀掉。然後讓這名學生混在幾個學生中間,都穿一樣的服裝,並戴上面具,向活著的那株植物走去,最後當「毀壞者」走過去時,植物在儀器記錄紙上立刻留下極為劇烈的信號指示,表露出了對「毀壞者」的恐懼。類似驗證植物具有記憶力的實驗還有很多,例如,有人曾把測謊儀接在一盆仙人掌上,一個人把仙人掌連根拔起,扔在地上,然後把仙人掌栽到盆裡,再讓那個人走近仙人掌,測謊儀上的指針馬上抖動起來,同樣顯示出仙人掌對這個人很害怕。

 

 

牛舌蘭於2002年的樣貌,高過天花板了

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牛舌蘭於2002年的樣貌,高過天花板了